方小二

这个游戏根本没有暗香小哥哥

我发现这年头
大家都嫖师兄大和尚
小和尚
根本找不到暗香小哥哥
委屈

完结撒花

我永远爱天官赐福,爱秀秀,不,墨香。

三郎不在的第一天。

和风信慕情从铜炉山出来,三人都不说话,只听得见雨丝痴缠的细响。走了几步,谢怜停了下来,见后面两个人都没有跟上来,便站在了原地,不动。

“殿下,你要去哪?”

我要去哪?

谢怜像是被问住了。好半天都没有动弹。

他没有什么想做的。也不想去哪。

问问三郎吧,他一向……

三郎?

“先找个地方休息吧。把慕情的伤看看再走。”

三人又走一阵,见到一个小村子,村外一间废弃的房子,像是普通的茅屋,也像尘旧的庙宇。风信把慕情放下,走近去看了看,又跑了一段,去问田里耕地的老农。

“是个土地庙,好多年不曾用了的,供过路客歇脚。”

谢怜点了点头,要去扶地上的慕情。手刚刚伸出去,却被风信抢先一步。

“殿下,你,先进去吧,他我来扶就好。”

谢怜又点了点头,缓缓地收回手,踏进了土地庙。

大殿中间稀疏地铺着干草,有几处显出人形的凹坑,想是有人多次卧躺过。草杆为阴雨的空气潮得发软,脚踩在上边低闷轻响。

谢怜挨着墙坐了下来,风信也扶着慕情坐在对面。慕情盯着谢怜看了一会儿,再看风信,想开口说话,却被悄声叫停。

“你别说话了。”风信说着,停下捣腾慕情受伤的腿的动作,神色严肃地看着他。

慕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想再去看谢怜,不知想到什么,又垂下头,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:“我倒是宁愿他疯了。”

谢怜闭上了眼睛。

也许是因为有些累了发困,谢怜突然想到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这句话来。

在梦里,会见到三郎。

于是谢怜决定从头开始回想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一团红红白白的东西掉了下来,谢怜慌忙伸手去接住,揽在怀里想要仔细看,眼前一切一时幻动,模糊不清了。

啊,想起来了,是神武大街。

谢怜原来以为,几百年的时光,他记不清了。

一发不可收拾。无数的画面和声音,从四面八方倾注而来。

如此清晰,他甚至看清了一张满是伤痕的脸,还有一双亮得摄人心魄的眼中,漫天的星光。

“我不会忘的。”

“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的!!!”

眼泪从谢怜的眼角流下,在他脸上冲刷出一道痕迹。

原来,自己从未忘记。

“信我,殿下。”

我信,我信你。

谢怜觉得自己的脚步有些沉了。在回忆里不知道跋涉了多久。他真的有些想睡了。

不,不能睡。还没有翻完。还有那么多三郎的回忆,还没有翻完。

谢怜向前扑去,重重地落在地上,却没有一点声音。

眼前有一朵极小的花。雪白的花,清绿的萼,细弱的茎,犹带露水,仿若泪滴。幽清的气味沁人心脾。

谢怜伸手想去够那朵花,却怎么也够不着,只见花瓣中心,花蕊之中,生出一点枫红的火苗,那一点火苗又化身为掌,又如绫罗锦缎,轻柔地,将白色的小花裹挟其中。虽然看不见白色,花的香气却更甚了。

花和火焰交融在一起,转瞬间破散开来,碎成千万只银蝶飞去。

谢怜挣扎着想爬起来,敌不过铅般重的眼皮阖上,被拖入沉沉的梦。

一只银蝶轻巧地扑闪着翅膀,扇动的星光照亮了谢怜的脸。它停了下来,轻轻地吻了他的眼。

“我会回来的。殿下,信我。”

我信,我信你。

微博 书写魔道 活动的图٩( 'ω' )و
拉上大家一起吹她哈哈哈哈哈哈

我作为经纪人的生活,开始了

从今天起,我_(:з」∠)_作为经纪人,来间接给某懒得不行的人出道!!

(我决定,代发的lofter都加“壹厝”的标签|・ω・`)哈哈哈哈哈哈

大家,新年快乐!

祝平安喜乐健康忘忧(〃ノωノ)

我我我有点凌乱

白无相不愧是铜炉山戏精学院的校长!全场最佳?!(可能贺玄是青出于蓝胜于蓝?)突然有点无法直视老父亲了Σ(っ °Д °;)っ

我好像之前隐约见过,有白无相和君吾的cp
emmm现在是自攻自受了??

害怕害怕,不敢想。
坐等秀秀后续。

关于双玄的一点点看法

自从喜欢上青玄小天使之后,我就吃起了双玄邪教|・ω・`)不过新更的这几章,评论里都在说不要因为喜欢师青玄一个人而强行拉双玄cp,这样对黑水很不尊重。

这话说得很在理。

昨天又看了一个太太的文章,(对不起名字我不记得了!_(:з」∠)_)大概是说,自己是澄吹,对站cp的分析之类的。也说得很在理。

不管是双玄也好,风水也好,风情也好,权引也好,(好像还有个戚容的cp具体我没大了解过)都是除了花怜(官方主cp)以外的,大家各自喜好站边的cp。各人有各人的喜好和阵营,具是爱的,我觉得,就不必各自为敌了。抨击别人的热情,我实在是想不到能收获什么快感。

虽然双玄cp中的确,部分人是更喜欢师青玄多一点。我好像也是这样。双玄的情感太复杂了,作为一个平民老百姓我实在是分析不出来他们的心理,尤其是在师无渡死了之后,我更是怎么想也想不清楚贺玄的心理历程,他对青玄到底是什么样的?
我记起来前面,有个地方,写贺玄要用青玄的长命锁找师无渡,不是给青玄划个口子,而是自己放血拿长命锁。我不敢说这是指示什么,有可能是贺玄没有想要青玄的命,也有可能是,这是他的习惯了。他习惯了照顾师青玄,保护他,就像作为他最好的朋友眀仪那样。人最强大的力量在于,信任和习惯。

之前在lofter上看到一个太太的条漫,双玄的,里头有青玄唱 长相思 的小曲子,我觉得这个处理真的特别好啊!单单只看人,贺玄对青玄是没有恶意的,尤其是在被青玄缠着做最好的朋友以后。

可问题就在,单单只看人,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青玄不可能和师无渡撇清关系,明兄之前,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哥哥,而师无渡最在乎的也是自己的弟弟。贺玄也不可能忘记自己的命运被别人篡改的事实,不可能假装生前的痛苦折磨没有发生过。每当他动摇的时候,往事就如同梦魇一般提醒他。

不得善始,不得善终。

这句话好像是白话真仙对青玄说的,现在看来,又好像是对贺玄说的。双玄,在我看来,两个人的命,已经分不太清了。

花花为了怜怜,愿永不安息。贺玄成鬼成绝,也是永不安息的。他是为了报仇,为了真相,而永不安息,这一份执着和念想,想来,轻重程度不亚于花花对怜怜的情感。

想了想,贺玄影帝在乞丐堆里确实是不可能的了吧。他应该是再也不想见到师青玄了的。因为双玄的交往绝不单单是两个独立的人,就像两株相邻而生的大树拔地而出,势必会牵拉出复杂交错的根系。也许贺玄会有些不习惯,青玄不在身边吵他缠他。可是这对于他来说,更是痛苦。

秀秀的文章,总有许多,彼此都做着正确的自己应该做的事的人,把事情推到一种无法挽回无法和解的局面的人。读者只感到深深的悲伤和无力。(岳清源在埋骨岭告白那一段,可能不太符合,但真的特别心疼掌门师兄啊!)比如,魔道里,江澄为了羨羡不被温家人抓走,自己引来他们,后来被抓化了金丹,羨羡把自己的金丹给了江澄,自己走上了鬼道。到最后,谁又能说得清对错是非谁对不起又对得起谁呢?

这大概也是我喜欢秀秀的文的原因吧。

以上,纯属个人看法。如有不适,请轻喷。因为,
说了这么多,我还是站双玄|・ω・`)

怜怜教我们,对付白话仙人,要越挫越勇,心平气和,假装没有听见🙃

明天开始连考四门🙃心态不能崩!!
(我是不是应该拜灵文小姐姐ಥ_ಥ)